比特吴人物志第四篇| 赛哥暴击,你看这面墙,他是黑是白还是白?

微博:比特吴Bitwu

时间:2022年3月3日

很多朋友发私信问,里面有没有恶人?必定是有的呀

 

很多朋友发私信问,里面有没有恶人?必定是有的呀,那里可是看守所呢,不是幼儿园,都是犯罪嫌疑人,恶人一定比外面多很多。

 

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叫啥,都喊他赛哥,是我遇到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“牢头”,在武汉铁路看守所的时候,那个贩毒的铁路民警豪哥,听了我的身份后,其实各种照顾我,所以几乎没感受到暴风雨。但是这位“赛哥”,是一个真的不择手段的恶人。

 

赛哥,是我被转到当地看守所后,遇到的第一个监室“值日生”,当时是上午被转过去的,一晚上审讯基本没怎么睡,很困,进去当天就被一小弟带到了他面前。小弟让我蹲着,我只想快点休息下,让我蹲着就蹲着呗,熟悉这个流程,搞完快让我一边休息去得了。

 

结果证明我尼玛小看了这帮货。

 

蹲下后,他问我墙壁是啥颜色。我脱口而出,白色,他提高音量说你他娘的仔细看,我想那就黑色呗。结果直接给我干了一巴掌,并且大声吼:这里,赛哥说啥色就是啥色,听明白没。

 

黑还是白?

 

我尼玛哪里受过这种气,愣了两秒,直接就扑上去了往死里干。结果就吃亏了,麻蛋的竟然围上来了一群人,然后我就被干到角落了,只能两手护头,手臂都被打肿了。后来监室的音响就响了,管教干部喊不准围在角落,他们才散开,然后管理监室的管教干部进来了,问赛哥什么事,赛哥说我这新兵进来不懂规矩,乱来。我直接开骂:去你娘的不懂规矩,你们一群人打…

 

结果话没说完,那位管教就直接打断我了,喊了一句,你一个新来的还顶嘴,然后,让监室里人给我戴了一副镣铐在脚上。窝草,我当时就懵逼了。管教干部走之前喊我说:你是新人,我和他们说了,他们不会打你了,你也给我老实点,别想在里面搞事情,再搞你就带着脚镣给我滚到隔壁监室去。这种情况,我只能自认倒霉了。毕竟,家里不了解情况,根本没人来上钱。没钱,寸步难行,在那里面真他娘的是淋漓尽致。

 

因为这一架,我就被赛哥认定为“要好好修理一下”的对象。然后开始针对,类似于晚上值班两次,叠被子必须叠到晚上十点这种事,都是后面发生的。关键是那个时候我家里因为被骗也没人来给我上钱,我尼玛被子没有被子盖,每天晚上睡觉都冻的瑟瑟发抖无法入眠,吃的都是没有油水的“国餐”,你想,早上给你一碗硬硬的米饭加奇怪味道的发霉榨菜,你吃的下不?我饿了一个星期后,终于吃得下了。晚上则要和赛哥斗智斗勇,还要保证自己不受欺负。第二天再面对办案单位的审讯。

 

赛哥这人,真的很无耻,无耻在哪?就是江湖的那一套办法。

 

1, 不允许里面任何人和我说话,说白了就是孤立我,这点我倒不怕,精神上的孤立,可以给我安静的环境,正是那个阶段我需要的。因为我得思考审讯的一些问题。

 

2, 总是吩咐小弟来找茬,动不动就被子叠不好重新叠,或者让我去干一些脏活累活。

 

3, 他自己则偶尔找我谈话,唱红脸来劝我搞点钱来,甚至还给我点里面没有的吃的。

 

这一切,我怎么会看不明白,但是只能忍气吞声。打完那一架,我也明白了一些道理。好汉不能吃眼前亏。所以,一边和这位“赛哥”进行道理上的沟通,一边想办法和管教搞好关系,让他帮我打个电话。

 

最终电话还是打了,也有朋友来给上了钱。上的钱,就可以在里面购买一些物资。很多人以为看守所是不可以买到零食的。其实可以买到。朋友来给上了2000,赛哥瞬间变了态度,笑脸相迎,但是只是降低了刁难程度,因为这老奸巨猾,还想我办另外一件事,说是办好了,可以和他们一起吃,一起不用值班而且还能在里面当老大。

 

但是这件事,这里真的不方便写,你们不知道也好。反正最终,我还是硬气了一下,没给他这个机会,当然最后这些天也过的很苦逼。

 

最终在这里和赛哥斗智斗勇了16天,我离开了第二个看守所,被转往一个县里的破老所。转的原因,下期再说了,想说的是,那个老看守所我后面一待,就是整整一年。

相关文章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