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特吴人物志第七篇:7号房的县委书记和密西根大学留学生ZZ!

微博:比特吴Bitwu

时间:2022年3月5日

前面讲了,我因为前面四十多天,因为家人被掮客骗,律师见不到,所以完全没人来解决问题,再加之还做“无罪辩护”,属于“硬骨头”一类,所以为了让我“体验下生活”,也为了方便后面的工作。我被从当地的市看守所,转到了条件更艰苦的县级看守所,并且一待,就是一年。

 

也是神奇,第一个月就换了三个看守所。这就代表着,我需要经历三种不同的环境,和三种不同的牢头打交道,这个过程其实挺困苦。因为这个阶段,也正好是审讯集中的阶段,而且生活上面,因为家里人靠着一个所谓的“骗子”在外“运作”,我被害惨了,在里面毫无生活保障,吃住都很差。

 

但是事情就是这样,福无双至祸不单行,上面在“赛哥”的那边,刚上完钱不到两天,以为可以开始过几天好日子,结果,直接给我转到县级看守所,我迷迷糊糊也没把钱带走,以至于到了县级看守所后,我连买内裤的钱都没有,一条内裤穿了七八天,用的毛巾牙刷是水杯和被子什么的,一开始都是别人留下的破败东西,破旧点还可以讲究,后来他们有人说这被子的主人可能有艾滋病,吓得我尼玛直接不敢盖了,晚上宁愿站岗值班,都不盖。

 

一直到后面两天混的脸熟后,书记和ZZ,帮我买了水杯牙刷被子一类的东西,我才好过点。要不是他们,我估计转到县看守所后,没钱的日子够难捱的。

 

咱们先把视线拉到前面,和大家说下这个县看守所。当时一进门,外面几排很老旧的房子和一个紫的发绿的水塘,进去后一棵不知道多少年的参天大树立在那边,然后就是两个大铁门通向黑黝黝的深邃通道,看的让人害怕。铁门是武警驻守,打开后,就是黑黢黢的监室,左右各两排,不多,只有14个房间。但是在那个黑暗的通道里,里面个个传出的都是诡异的“歌声”,唱的不知道什么,刚走进去的时候,两个老鼠在我脚边嗅了嗅,竟然都不怕人,而且被养的很大的老鼠。

 

我就想:这家伙,尼玛这地方真不简单。里面关的不知都是一些什么人,会不会有更猛烈的暴击呢?(这是描述的该县级看守所以前的样子,听说现在已经新建了一个条件好很多的)

 

 

当时,我被推进去了左拐的第一个监室,7号房。果然,也是人满为患。但是整体下来,让我舒了一口气,因为一整个招呼打下来,我发现这里氛围好像比“赛哥”那个地儿强很多,因为没有那么多奇奇奇怪的规矩,不让别人和你说话孤立你什么的,里面都还能比较好的沟通交流。除了环境差点,其他的方面,并不让人觉得痛苦。要说最大的麻烦,就是真的,晚上睡觉,完全没法睡,太他娘的挤了。

 

其实当时,进去后,看到的一个人就是ZZ,ZZ看起来就是那种与众不同的状态。一个人窝在左边的角落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在那看书。他应该也看到我在注意他,主动和我打了招呼,因为那个时候,我眼镜儿被收走了,所以看东西其实不太方便,ZZ便帮我安置东西,顺便也和我聊了一下7号房里面的事情,让我大概知道了谁在管事,以及如何更好的生存。因为可能在一个县级看守所,遇到这样的人不容易,ZZ和我很聊得来,从他的案子,聊到很多外面对于政治和经济的看法,当天直接聊到了晚上。

 

我大概知道了ZZ是因为一个科技公司的案子被牵扯,他只是一个技术总监,按照相关事宜进行代码操作,但是莫名其妙被从广东带到这边,而且一开始其实检察院并没有对他进行逮捕,但是最终因为“案件涉恶”,可能属于ZZ任务,所以还是被强制性羁押了。

 

后来为了让我好过点,晚上睡觉的时候ZZ和“值日生”申请了让我睡他那边。在外面你很难摸清一个人的个性,很难看透一个人。但是在里面不一样。十几二十个人,每天吃住都在一起,大家的一举一动都在眼皮底下,是非常容易看透一个人的本性的。ZZ,是我碰到的第一个心地纯良无比的善类。可以讲,他帮了我很多,比如我没有钱买袜子水杯什么的,都是他买给我。另外,上面也说过,里面有个睡觉的地方是多么不容易,ZZ把他的被子分我一半,相当于在他一个人的位置里把我挤了进去,这种本质上的不计较和内心地的大方以及为人着想的天性,是无法隐藏的。人根本没有理由对我好,但是那种环境下,ZZ体现出来的东西,是可以感动人的。

 

ZZ也换过两个看守所了,在市看守所,他和当地的公安局局长,关在一个号房,所以知道了比较多的关于办案流程的东西。他建议我在检察院过来提审的时候,自己写一份情况说明。说不管有用没用先把情况写下来,ZZ不仅给我建议,最后还帮我誊抄了一遍。ZZ字写得真的好,比我好一百倍那种,要不人怎么能去美国密西根大学留学呢。唉,只是现在,可惜了。

 

后来我出来后多方便打听,ZZ判了五年。我找到了能联系到他父母的方式,偶尔过年过节都会给老人寄一些特产打个电话问候,并且在去年中秋节专门赶到他家里和两位老人聊了很久。我说和ZZ相处虽然只有几天,但是他给我带来的帮助,和震撼,真的是让我受益终身。

 

县委书记,也住在7号房。因为7号房是流动监室。什么是流动监室呢?就是一开始进看守所的时候,都会给你丢到一个流动的监室暂住,然后过几天再统一分配到其他号房。7号就是流动监室,里面人来人往,不断更换新鲜血液,也可以了解到非常多的案子。我想这也是书记住在7号房的原因吧,毕竟比其他号房比起来,好玩那么一些。

 

至于书记,瘦死的骆驼比马儿打嘛,毕竟曾经的县委书记,落难到一个看守所还是能有那么一些些小小好处的,书记每天白天出去做“外牢”了,就是帮干部做一些事情,晚上回来睡觉,一般七八点的样子。那天书记晚上回来后,我看别人都叫他书记,打听了一下,才知道,这人,不一般,他原是管理七十多万人的县委书记,但是因为某些问题,打上了贪污受贿的角色,最后定的金额是700万,判了13年。

 

书记66年的,但是看起来很不显老,乍一看像个80后,晚上听ZZ介绍完我之后,连续几天晚上都和我们聊股市和区块链技术,也正是因为我能聊得来,晚上书记和“牢头”打了个招呼,让我没做什么苦活累活,住的地方也从第二天开始调到了稍微好点的位置。

 

书记很好学,而且因为案件复杂,他在看守所都待了四年多。这四年多,一直在看书,也在了解外面的新东西。所以听我分享区块链和比特币的时候,他兴趣非常浓厚。一直和我请教相关原理,几乎是从他晚上回来就聊到睡觉熄灯。所以你看,有些知识储备还是好的。那几天晚上,一圈人围着我听我讲比特币和区块链,可能他们都听不懂,但是他们知道了,这玩意很牛逼。我觉着,这也算是一次成功的布道了。我在里面步道的机会还有很多,后面一一道来,

 

书记和我聊起在外面的一些事情的时候,也是云淡风轻。官场的一些事情和现在国情下面的一些政策管理,书记和我分享了很多,也算是刷新了我的认知,包括我也知晓了为何我这次出现这种问题的根源。我觉得书记给我最大的感触,就是教会了我,我这一介屁民,到底该如何安全的生存下去,我们到底有没有事情,并非自己说了算。我们得深刻理解这一点,当解释权不在我们自己手上的时候,我们应该对自己的当下如何处理和打算,就需要更全盘的考虑和认识。这也是我目前的所有形式逻辑的根本。

 

书记的事情,不能多讲,很多东西更不便于这里分享,否则我怕被和谐!

 

后面7号房,我和ZZ都没待多久,都被分到了其他房间。书记后面还是经常见到,会偶尔串门嘛,所以还能聊得上几句,但是ZZ后面就距离我很远,再也没见过一面。但是一直在心底感谢ZZ对我的所有帮助。

 

我这个人,就是这样,帮过我的都会记在心底。

 

下一期,再给大家分享两个让我记在心底的人。他们是两个民警干部,他们帮我两件看似微薄的小事,但是对我影响却是重大的。​​​

相关文章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